IMG_1618
未标题-2
IMG_1618
IMG_1605
IMG_1604
IMG_1602

北京楠王府金丝楠木独板纯手工雕刻八十七神仙卷

北京楠王府金丝楠木拆房老料独板纯手工雕刻八十七神仙卷  87神仙卷
北京楠王府 金丝楠木拆房老料独板纯手工雕刻八十七神仙卷  87神仙卷

金丝楠木拆房老料独板纯手工雕刻八十七神仙卷  87神仙卷

 

北京楠王府金丝楠木拆房老料独板纯手工雕刻八十七神仙卷  87神仙卷
楠王府 金丝楠木拆房老料独板纯手工雕刻八十七神仙卷  87神仙卷
北京楠王府金丝楠木拆房老料独板纯手工雕刻八十七神仙卷  87神仙卷
楠王府 金丝楠木拆房老料独板纯手工雕刻八十七神仙卷  87神仙卷
北京楠王府金丝楠木拆房老料独板纯手工雕刻八十七神仙卷  87神仙卷
北京楠王府 金丝楠木拆房老料独板纯手工雕刻八十七神仙卷  87神仙卷
北京楠王府金丝楠木拆房老料独板纯手工雕刻八十七神仙卷  87神仙卷
楠王府 金丝楠木拆房老料独板纯手工雕刻八十七神仙卷  87神仙卷


文化溯源

《八十七神仙卷》以道教故事为题材,纯以线描手法表现道教传说中的东华天帝群和南极天帝群与众仙官、侍从、仪杖、乐队等八十七个神仙同去朝谒元始天尊的情形。在人物塑造上,帝君庄严、神将威武、而金童玉女的脸庞则天真无邪。有的慈祥娇丽,有的恬淡自然,各极其态,富有神韵。
长垂流畅的线条,描绘出稠密而重叠的衣褶,人物安排参差有致,繁而不乱,神采飞动,深得唐代吴道子的遗韵。中心是八个主神,帝后装束,四周围绕着290多个值日神,分四层排列。人物神情各异,构图整齐而不呆板,组织繁复而不杂乱。画面强调照应,又适当注意变化,使人物动态一致、倾向一致,服饰大致相似的人群,通过微小的转侧和顾盼,得到相互之间的呼应。画中线条严谨、简练、流畅,有的线长达几米。面部表情能用各种不同的线来表现,眉眼特别有神,皱眉肌的变化,以及眼与其他各部的关系处理得准确巧妙,从而使同样严肃的面孔上显示出各种不同的个性。

《八十七神仙卷》现珍藏于徐悲鸿纪念馆,是徐悲鸿先生顷全部积蓄保存下来的,画面上没有作者的题跋。1937年,徐悲鸿在香港举办画展时,经友人介绍,偶然从德国驻华外交官亲属手中以重金购回。徐悲鸿认为此画卷: “足可颉颃欧洲最高贵名作”,“此卷规模之恢弘,岂是近代人所能梦见,此皆伟大之民族,在文化昌盛之际所激之精神,为智慧之表现也。”从此便朝夕不离左右, 视为铭心绝品。

1942年5月,徐悲鸿到昆明,举办劳军画展。正当徐悲鸿沉浸在画展成功的兴奋之中时,一个致命的打击向他袭来。5月10日,空袭警报响起,匆忙间他同大家一起跑进了防空洞。当警报解除,回到住地时,忽然发现门和箱子都被撬开;自己珍藏的《八十七神仙卷》和其它三十余幅画竟不翼而飞。此情此景使他面色骤然煞白,眼前一片昏黑,仿佛五脏都在剧烈地翻腾。他用双手支撑着桌子,竭力想使自己镇定下来,可是,只觉得头晕目眩……
时隔两年,他忽然得到消息,画卷在成都出现,于是通过朋友辗转多方再次以重金购回。但此时画卷上的悲鸿的题跋和印章皆被人挖去。得到宝物的徐悲鸿欣喜之及,挥毫泼墨,再次书写长跋,又分别请齐白石题写卷名,张大千、谢稚柳二人写跋文,再由著名裱画师刘金涛将其重新装裱成长卷。

奇珍共赏

金丝楠八十七神仙卷乃是楠王府的镇府之宝,其耗时三载,花费数人的心血精心雕刻而成。其选料粗硕,将八十七神仙卷的人物音容笑貌全部雕刻其上。八十七位神仙,神态各异,或注目审视,或凝神静思,或惬意享受,或疾风而行。尤其是其中的东华天帝或南极天帝,其面貌祥和雍容,静穆威严,以其为中心各自形成相对集中的两组人物像。其衣服褶皱,随风飘扬的状态全部形神毕肖。所持法器皆可摹其状,脚踩之卧云暗示出神仙之惬意自然。即使是作为陪衬的荷叶,也是或舒或卷,不拘一格。画卷整体,刀法灵活,采用透雕、浮雕等多种手法。由浅入深,将人物逐次雕刻其上。

八十七神仙卷整体画面恢弘博大,八十七位神仙依次排列而来,真可谓是“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仙人仙境,油然而生。

木说杂谈

保养说

放置在阴凉处,尽量避免碰撞、摔落。虽然我们知道金丝楠木的木质紧密,但是在使用的时候不要碰到有色液体、油污等等,因为它毕竟是木头,再紧密也还是有木纹毛孔的,一但其他颜色浸进去了,就污染了金丝楠木原有的木色了。脏了也不可用酸、碱等洗涤液来洗,用中性的,或者是清水直接冲洗即可,有可用不掉色的软绒布擦掉的话,就尽量用不掉色的软绒布擦搓来清洁。还有就是金丝楠木是木头,它怕高温,尤其是火,这个注意点就好。一般金丝楠木的表面是不需要查油来取得光亮的。

收藏说

北京楠王府金丝楠八十七神仙卷可以用于别墅会所装修,更添空灵雅致,恢弘气势。此款神仙卷精选上等金丝楠木料雕刻而成,再现原画作之神韵。在金丝楠雕刻行业可以称得上是孤品。

金丝楠木87神仙卷乃是楠王府的镇府之宝,其耗时三载,花费数人的心血精心雕刻而成。其选料粗硕,将八十七神仙卷的人物音容笑貌全部雕刻其上。八十七位神仙,神态各异,或注目审视,或凝神静思,或惬意享受,或疾风而行。尤其是其中的东华天帝或南极天帝,其面貌祥和雍容,静穆威严,以其为中心各自形成相对集中的两组人物像。其衣服褶皱,随风飘扬的状态全部形神毕肖。所持法器皆可摹其状,脚踩之卧云暗示出神仙之惬意自然。即使是作为陪衬的荷叶,也是或舒或卷,不拘一格。画卷整体,刀法灵活,采用透雕、浮雕等多种手法。由浅入深,将人物逐次雕刻其上。

八十七神仙卷整体画面恢弘博大,八十七位神仙依次排列而来,真可谓是“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仙人仙境,油然而生。